丰禾棋牌

世界领先的网络博彩集团之一.我们提供最公平公正的真人现金游戏,游戏种类有足球,真人,六合彩,棋牌对战,期指,电子赛马,休闲纸牌等七大类.支持无流水限制即存即取,游戏3%佣金抽成,每周现金洗码奖励最高1.3%,欢迎访问并加入丰禾棋牌.

广东警方摧毁“呼死你”黑灰产业团伙 封停83万余个账号

    广东省公安厅18日通报称,该厅近日组织广州、深圳等15个地市公安机关,在四川、河南、广东等省市同步开展“安网2号”打击“呼死你”黑灰产业链专案收网行动,打掉“疯狂云呼”和“呕死他”两个“呼死你”团伙,抓获贺某国、雷某等210余名犯罪嫌疑人,缴获3100余台作案手机,封停83万余个“呼死你”账号。

    今年以来,广东公安网警部门发现群众举报“呼死你”警情频发。受害者短时间内接到大量电话或短信轰炸骚扰,有时一天内可多达数千个电话或数千条短信,导致个人通讯完全中断,严重影响工作生活。

    今年3月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分局接到的一则报案中,受害人陈某称其电话从3月11日开始多次被陌生号码恶意呼叫。期间陈某收到陌生短信,称如果不转账500元就继续“呼死手机”。3月15日,陈某按照对方发送的二维码扫码支付了500元后,手机才恢复正常使用。

    广东网警部门随后成立专案组,将此类案件列为“安网2号”专案部署开展侦查。警方侦查发现,分别以贺某国、雷某为首的“疯狂云呼”和“呕死他”两个团伙,通过开发运营平台注册账号,对全国434万余个号码实施了12亿余次恶意呼叫。

    这两个团伙均分为“线上+线下”两个部分。线上人员负责开发维护“呼死你”网页平台、手机APP及PC端软件,通过中介代理贩卖“呼死你”服务非法谋取暴利,线下人员通过使用“呼死你”平台实施打击报复、敲诈勒索、强买强卖、非法追债等违法犯罪。

    在查清团伙组织架构和锁定相关证据后,5月30日至6月5日,广东省公安厅组织广州、深圳等15个地市公安机关,在四川、河南、广东等省市同步开展集中收网,摧毁上述两个团伙,同时打掉几个在线下利用“呼死你”平台进行非法追债的涉黑恶团伙。

    广东省公安厅网警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公安机关将继续深挖网上犯罪线索,将“呼死你”黑灰产业链专项打击向纵深推进。警方提醒,民众一旦发现电话被恶意呼叫,应及时报警,或联系电信运营商客服启用“应急通讯保障”服务,下载相关安全软件助手屏蔽骚扰电话短信。

...

解析视频播控平台黑产链 20元看12家网站VIP会员视频

    开发非法视频软件,突破安全验证机制,用户无需官网注册,就可“打包”观看包括腾讯、爱奇艺、乐视等在内的十余家知名视频网站的海量会员收费影视资源,短短1年时间,发行逾3千万张实体激活卡。

    在深入开展打击整治网络违法犯罪“净网2018”专项行动中,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两级公安机关经过近4个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工具案件,在北京、山西、广东、广西、江苏等地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18名,捣毁工作室和核心代理店11个,扣押非法实体激活卡10万余张,作案工具及服务器81台,关闭非法解析通道8条,涉案金额逾亿元。

     “包括非法视频解析服务提供商、手机App开发运营商、实体激活卡总代理及各地核心代理在内的整条黑色产业链全部被打掉。”南通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支队长张建介绍,这也是全国范围内首次实现对此类犯罪的全链条打击。

    今年1月31日,腾讯公司向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报案,称有大量非会员用户能够免费观看腾讯视频会员资源。初步调查后,该公司发现,有南通的网民通过微信朋友圈低价兜售这款“乐尚视界”手机App。用户只需花费20元,即可直接点击观看包括腾讯、爱奇艺、乐视等在内的12家视频网站的VIP会员资源。

    经初查确认后,2月1日,南通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和通州区公安局抽调精干警力,联合成立专案组进行侦查,很快查明了该团伙的作案方式、组织架构及核心成员。

    经查,“乐尚视界”是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制作,通过刘某、李某等人进行代理销售,后逐级销售至南通何某手中。除了“乐尚视界”,该公司还开发了“橙子视频”“爱尚视频”“酷视界”等多款类似的手机App以及“酷七视频”网站。

    掌握确凿证据后,2月7日,南通警方在北京该公司的驻地抓获李某强、张某、王某等9名犯罪嫌疑人。2月13日至4月上旬,核心代理销售的汪某等8名犯罪嫌疑人也陆续到案。

    警方查明,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期间,在没有取得相关授权的情况下,李某强指使员工研发了一款侵入主流官方视频播控平台的软件,为避免引起注意,先后将该软件包装成“酷视界”“乐尚视界”“橙子视频”“爱尚视频”4款手机App,通过代理商将电子卡密制作成实体激活卡,在全国各地的多家网络终端销售市场、手机维修店以及网店推广售卖。

    不法分子通过什么样的手段侵入了这些网站?李某强交代,他们租用第三方的解析源,用户通过他们的手机App,直接跳转到相关视频网站,点击想看的VIP用户视频资源后,程序会把视频地址发送给服务器,再由服务器自动解析,成功后用户就可直接观看。“相当于在我们开发的手机App里装了一把‘万能钥匙’”。

     “通过解析视频真实地址对这些网站进行入侵,实现用户在非会员的情况下也能观看收费视频资源。”办案民警张继说,解析地址的提供者是这些非法手机App得以运行的关键。由于作案手段隐蔽,突破了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验证机制,多数权益受损企业直至案发仍毫无察觉。

    今年3月,民警正在对一台服务器取证时,突然发现有人更改了密码,遂顺藤摸瓜。4月26日,专案组在广西南宁将提供解析地址的犯罪嫌疑人郑某抓获。

    经查,29岁的郑某仅有小学文化,自学了编程等计算机技术。与李某强合作后,见“乐尚视界”每天拥有巨大访问量,产生了“黑吃黑”的想法,就擅自更改服务器密码,又找人破解了这款手机App,将之改头换面成“新尚视界”。

     “解析其实就是模拟生成一段会员密匙,让官网误认为访问者是会员。”郑某到案后交代,解析地址接口有些是自己付费购买的,有些是盗用他人的,自己将之全部整合起来提供给李某使用。郑某称,这样提供解析地址的行为,网上并不少见,甚至有专门的圈子,基本都是按照点击量多少进行收费,或者直接通过广告收益分成的形式合作。

    犯罪嫌疑人刘某今年32岁,与李某经营一家手机维修公司。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看到了印刷推广非法手机App实体激活卡的“商机”。据刘某交代,纸质的实体卡成本仅为0.1元一张,塑料材质的每张制作费用也不超过1元。

     “销售环节的利润接近29倍,各级代理从中获利数千元至数十万元不等。”张继说,以“酷视界”为例,年卡标明的零售价为59.9元,进价却只需2元。

    警方查明,李某强公司先后将2050万个“乐尚视界”电子卡密以及550万个“橙子视频”电子卡密免费提供给刘某和李某。除去成本,作为总代理的刘某和李某,每张卡的利润还不到1元,远不及其他下线代理。

    原来,作为解析地址提供商、软件开发运营商以及实体激活卡的总代理,郑某、李某强、刘某等人眼中盯着一块更大的“蛋糕”――广告收益。

     “低价销售是为了最大化地争取用户资源,再通过广告收入实现盈利。”据李某强交代,他们主要通过互联网和代理推广,访问量激增后,再通过App中预留的广告位投放广告盈利。通过事先约定,广告收益三方平分。

     “这里面所有的视频网站会员费用要1700多元。”何某称,他以2元钱一张购入“乐尚视界”会员卡,再通过微信等方式,以3至5元的价格批发销售。

     “大都流向一些小规模的手机营业厅,用于赠送给办理业务的客户。”张继介绍,价格便宜,使得“乐尚视界”这类手机App会员卡很受欢迎。经查,短短1年内,该团伙已在全国各地发展销售代理近千人,发行实体激活卡超过3000万张,活跃用户总数达到360余万,广告收益逾百万元。

    通州区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袁纳新认为,贩卖这些App实体激活卡的零售或微商人员涉嫌违法。“安装使用这类App,可能会泄露手机上的个人信息和隐私,存在多种安全隐患”。

    目前,李某强、郑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工具罪先后被依法执行逮捕或取保候审,本案已被移送当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

成都聋人帅哥美女模特队:除了听,什么都可以做到

    成都有一支很特别的模特队。

    他们外形靓丽,穿着漂亮时装,在T台上明星范儿十足。与众不同的是,他们听不到音乐的节奏,是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聋人。

    看他们的表演,容易联想到多年前,红极一时的聋人舞蹈《千手观音》。

    这支模特队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31岁的姚艺在星级酒店当二级厨师,但在周末,她就摇身一变成为人像模特;17岁的胡杨在一家糕点烘焙店上班;1米83的张杭是自由职业者……

    他们散落在成都,安静地生活,却也无比地努力,想让无声的世界变得光彩夺目。

    成都青羊区残联理事长蒋亚琪认为,如何让残疾人走出家庭,融入社会,青羊区模特队是一种不错的探索方式。

    华丽的舞台上,几位帅哥、美女跟随着音乐的节奏,自信地往前走。

    这支聋人模特队有12名成员,年龄从17岁至32岁,其中8名女性和4名男性。

    胡杨是新都人,年仅17岁,是模特队里年龄最小的成员。她曾在成都特殊学校学习西点专业,目前在成都的一家糕点烘焙店上班。她和同学租了一间房子。早上7点上班,下午5点半下班。下班后,回到出租房里,炒菜吃饭,看漫画小说,过着简朴又安静的生活。

    胡杨是第一次上台表演走秀,有时甚至忘记了脸上要有笑容,因为紧张,偶尔还小皱眉头。“你觉得当模特难吗?”她看完记者写在本子上的问题后,指了指鞋。那是一双粉红色平底凉鞋,带着白色波点,看上去颇为学生气。她一边摇头一边写:“高跟鞋有点难”。

    和胡杨的青涩不同,31岁的姚艺虽然也是第一次表演走秀,但一颦一笑、一招一式都挺有范儿。

    姚艺是一级听力障碍。她在微信上打字告诉记者,她工作日在星级酒店当二级厨师,专门负责制作冷菜,但在周末,她就化身为“武侠片女侠”。“我兼职当人像模特已经差不多2年了,这也是我的梦想。”她接连给记者发来一串外拍武侠照。一张照片中,姚艺一身红衣,手拿利剑,腾空而起。另一张照片里,姚艺身穿蓝衣,倚树自饮,逍遥自在。

    模特队里的大多数成员都是零基础,23岁的成都小伙张杭是个例外。

    1米83的个头,浓眉大眼,头发很有型地往后梳,走秀时眼睛正视前方,脸上始终保持淡淡的微笑……张杭已经颇有专业模特气质。

    “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当模特了,想当一名专业的模特。”张杭在微信上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自己之前是一名篮球运动员,后来经朋友介绍参加模特活动。目前他已经走秀7次了。一开始走秀时,他对模特一窍不通,就在网上通过看别的模特走秀学习。他曾经参加过好几场模特比赛,积累了不少经验。虽然他是半路出家,但有些比赛还通过了预赛。但他也坦言,因为听不见,在比赛时曾遇到沟通困难。

    26岁的美女胡光容是宜宾人,在成都生活8年了,目前在一家蛋糕店工作。她因为小时候发烧,从此便进入无声的世界。她曾经参加过选美比赛,获得过第二名的好成绩。

    “模特让我变得更有自信。”她在微信上告诉记者,她已经参加过4次走秀。和张杭一样,她的梦想也是当一名职业的模特。她有一个儿子,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儿子过上好日子。

    听不见怎么走秀?

    “手语指挥,他们进步非常快”

    听不了音乐节奏,怎么走秀?这似乎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门槛。5月20日,在模特队的一场走秀现场,记者看到,有一个人在T台前方用手语指挥,示意模特们停留转身。

    “实际上,以后他们并不需要指挥。”在模特队教练阿西娅看来,这些模特们除了听不到说不了,和健全人没有区别。

    阿西娅已经从事模特行业10年。这是她第一次给聋人教学。她觉得给他们上课很轻松。“他们非常聪明,学得非常快。”阿西娅说,这个模特队成员的自身素质不错,上课很用心地记每一个动作。就算听不了音乐,只要在训练的过程中控制好迈步的速度,就可以通过记忆速度,来达到配合音乐节奏的目的。阿西娅认为,经过系统训练,聋人模特达到专业水准完全没问题。

    “聋人当模特到底行不行,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模特队的组建者锁轶在微信上告诉记者,聋人有不服输的精神。她想为聋人打造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今年1月,她开始将想法付诸行动。在微信群中发布信息,号召有兴趣的人来参与。只要女子身高1.63米以上,男子身高1.75米以上,身材不要太胖,都可以参加。

    “大家很有兴趣,主要是他们对‘模特’很好奇。”锁轶告诉记者,很快,模特队便成立了。

    实际上,锁轶也是一名聋人,她的左耳、右耳分别只能听到90分贝级以上、70分贝以上的声音。这意味着,锁轶对于较洪亮的喊叫声、汽车喇叭声或鼓声才有反应。毕业后,锁轶进入成都青羊区残联工作。工作一年后,她被选举为青羊区聋协副主席,去年当选为青羊聋人协会主席。

    青羊区残联理事长蒋亚琪告诉记者,青羊区纳入残联“量服”平台的残疾人数量有1.9万多人。

    “在残疾人帮扶方面,青羊提高了补助标准,扩大了援助范围。”在蒋亚琪看来,除了政府常规的帮扶政策,如何让残疾人融入社会,这非常值得关注。青羊区的社区治理也在积极探索方法,努力推动残疾人走出家庭,走入社区,与社会多沟通接触。其中,组建模特队就是一种不错的方式。据悉,2018年,青羊区正在创建残疾人文化艺术体育人才信息库。

    2017年,青羊区举办了“一对一”精准招聘会20场,实现105名残疾人成功就业,为144名残疾人进行了筛查验配,免费发放助听器价值14万元,提供资金发展生产项目6.42万元,捐赠衣物价值10万元。目前青羊区已有15家注册助残社会组织。

...

成都聋人帅哥美女模特队:除了听,什么都可以做到

    成都有一支很特别的模特队。

    他们外形靓丽,穿着漂亮时装,在T台上明星范儿十足。与众不同的是,他们听不到音乐的节奏,是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聋人。

    看他们的表演,容易联想到多年前,红极一时的聋人舞蹈《千手观音》。

    这支模特队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31岁的姚艺在星级酒店当二级厨师,但在周末,她就摇身一变成为人像模特;17岁的胡杨在一家糕点烘焙店上班;1米83的张杭是自由职业者……

    他们散落在成都,安静地生活,却也无比地努力,想让无声的世界变得光彩夺目。

    成都青羊区残联理事长蒋亚琪认为,如何让残疾人走出家庭,融入社会,青羊区模特队是一种不错的探索方式。

    华丽的舞台上,几位帅哥、美女跟随着音乐的节奏,自信地往前走。

    这支聋人模特队有12名成员,年龄从17岁至32岁,其中8名女性和4名男性。

    胡杨是新都人,年仅17岁,是模特队里年龄最小的成员。她曾在成都特殊学校学习西点专业,目前在成都的一家糕点烘焙店上班。她和同学租了一间房子。早上7点上班,下午5点半下班。下班后,回到出租房里,炒菜吃饭,看漫画小说,过着简朴又安静的生活。

    胡杨是第一次上台表演走秀,有时甚至忘记了脸上要有笑容,因为紧张,偶尔还小皱眉头。“你觉得当模特难吗?”她看完记者写在本子上的问题后,指了指鞋。那是一双粉红色平底凉鞋,带着白色波点,看上去颇为学生气。她一边摇头一边写:“高跟鞋有点难”。

    和胡杨的青涩不同,31岁的姚艺虽然也是第一次表演走秀,但一颦一笑、一招一式都挺有范儿。

    姚艺是一级听力障碍。她在微信上打字告诉记者,她工作日在星级酒店当二级厨师,专门负责制作冷菜,但在周末,她就化身为“武侠片女侠”。“我兼职当人像模特已经差不多2年了,这也是我的梦想。”她接连给记者发来一串外拍武侠照。一张照片中,姚艺一身红衣,手拿利剑,腾空而起。另一张照片里,姚艺身穿蓝衣,倚树自饮,逍遥自在。

    模特队里的大多数成员都是零基础,23岁的成都小伙张杭是个例外。

    1米83的个头,浓眉大眼,头发很有型地往后梳,走秀时眼睛正视前方,脸上始终保持淡淡的微笑……张杭已经颇有专业模特气质。

    “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当模特了,想当一名专业的模特。”张杭在微信上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自己之前是一名篮球运动员,后来经朋友介绍参加模特活动。目前他已经走秀7次了。一开始走秀时,他对模特一窍不通,就在网上通过看别的模特走秀学习。他曾经参加过好几场模特比赛,积累了不少经验。虽然他是半路出家,但有些比赛还通过了预赛。但他也坦言,因为听不见,在比赛时曾遇到沟通困难。

    26岁的美女胡光容是宜宾人,在成都生活8年了,目前在一家蛋糕店工作。她因为小时候发烧,从此便进入无声的世界。她曾经参加过选美比赛,获得过第二名的好成绩。

    “模特让我变得更有自信。”她在微信上告诉记者,她已经参加过4次走秀。和张杭一样,她的梦想也是当一名职业的模特。她有一个儿子,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儿子过上好日子。

    听不见怎么走秀?

    “手语指挥,他们进步非常快”

    听不了音乐节奏,怎么走秀?这似乎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门槛。5月20日,在模特队的一场走秀现场,记者看到,有一个人在T台前方用手语指挥,示意模特们停留转身。

    “实际上,以后他们并不需要指挥。”在模特队教练阿西娅看来,这些模特们除了听不到说不了,和健全人没有区别。

    阿西娅已经从事模特行业10年。这是她第一次给聋人教学。她觉得给他们上课很轻松。“他们非常聪明,学得非常快。”阿西娅说,这个模特队成员的自身素质不错,上课很用心地记每一个动作。就算听不了音乐,只要在训练的过程中控制好迈步的速度,就可以通过记忆速度,来达到配合音乐节奏的目的。阿西娅认为,经过系统训练,聋人模特达到专业水准完全没问题。

    “聋人当模特到底行不行,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模特队的组建者锁轶在微信上告诉记者,聋人有不服输的精神。她想为聋人打造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今年1月,她开始将想法付诸行动。在微信群中发布信息,号召有兴趣的人来参与。只要女子身高1.63米以上,男子身高1.75米以上,身材不要太胖,都可以参加。

    “大家很有兴趣,主要是他们对‘模特’很好奇。”锁轶告诉记者,很快,模特队便成立了。

    实际上,锁轶也是一名聋人,她的左耳、右耳分别只能听到90分贝级以上、70分贝以上的声音。这意味着,锁轶对于较洪亮的喊叫声、汽车喇叭声或鼓声才有反应。毕业后,锁轶进入成都青羊区残联工作。工作一年后,她被选举为青羊区聋协副主席,去年当选为青羊聋人协会主席。

    青羊区残联理事长蒋亚琪告诉记者,青羊区纳入残联“量服”平台的残疾人数量有1.9万多人。

    “在残疾人帮扶方面,青羊提高了补助标准,扩大了援助范围。”在蒋亚琪看来,除了政府常规的帮扶政策,如何让残疾人融入社会,这非常值得关注。青羊区的社区治理也在积极探索方法,努力推动残疾人走出家庭,走入社区,与社会多沟通接触。其中,组建模特队就是一种不错的方式。据悉,2018年,青羊区正在创建残疾人文化艺术体育人才信息库。

    2017年,青羊区举办了“一对一”精准招聘会20场,实现105名残疾人成功就业,为144名残疾人进行了筛查验配,免费发放助听器价值14万元,提供资金发展生产项目6.42万元,捐赠衣物价值10万元。目前青羊区已有15家注册助残社会组织。

...

成都聋人帅哥美女模特队:除了听,什么都可以做到

    成都有一支很特别的模特队。

    他们外形靓丽,穿着漂亮时装,在T台上明星范儿十足。与众不同的是,他们听不到音乐的节奏,是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聋人。

    看他们的表演,容易联想到多年前,红极一时的聋人舞蹈《千手观音》。

    这支模特队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31岁的姚艺在星级酒店当二级厨师,但在周末,她就摇身一变成为人像模特;17岁的胡杨在一家糕点烘焙店上班;1米83的张杭是自由职业者……

    他们散落在成都,安静地生活,却也无比地努力,想让无声的世界变得光彩夺目。

    成都青羊区残联理事长蒋亚琪认为,如何让残疾人走出家庭,融入社会,青羊区模特队是一种不错的探索方式。

    华丽的舞台上,几位帅哥、美女跟随着音乐的节奏,自信地往前走。

    这支聋人模特队有12名成员,年龄从17岁至32岁,其中8名女性和4名男性。

    胡杨是新都人,年仅17岁,是模特队里年龄最小的成员。她曾在成都特殊学校学习西点专业,目前在成都的一家糕点烘焙店上班。她和同学租了一间房子。早上7点上班,下午5点半下班。下班后,回到出租房里,炒菜吃饭,看漫画小说,过着简朴又安静的生活。

    胡杨是第一次上台表演走秀,有时甚至忘记了脸上要有笑容,因为紧张,偶尔还小皱眉头。“你觉得当模特难吗?”她看完记者写在本子上的问题后,指了指鞋。那是一双粉红色平底凉鞋,带着白色波点,看上去颇为学生气。她一边摇头一边写:“高跟鞋有点难”。

    和胡杨的青涩不同,31岁的姚艺虽然也是第一次表演走秀,但一颦一笑、一招一式都挺有范儿。

    姚艺是一级听力障碍。她在微信上打字告诉记者,她工作日在星级酒店当二级厨师,专门负责制作冷菜,但在周末,她就化身为“武侠片女侠”。“我兼职当人像模特已经差不多2年了,这也是我的梦想。”她接连给记者发来一串外拍武侠照。一张照片中,姚艺一身红衣,手拿利剑,腾空而起。另一张照片里,姚艺身穿蓝衣,倚树自饮,逍遥自在。

    模特队里的大多数成员都是零基础,23岁的成都小伙张杭是个例外。

    1米83的个头,浓眉大眼,头发很有型地往后梳,走秀时眼睛正视前方,脸上始终保持淡淡的微笑……张杭已经颇有专业模特气质。

    “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当模特了,想当一名专业的模特。”张杭在微信上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自己之前是一名篮球运动员,后来经朋友介绍参加模特活动。目前他已经走秀7次了。一开始走秀时,他对模特一窍不通,就在网上通过看别的模特走秀学习。他曾经参加过好几场模特比赛,积累了不少经验。虽然他是半路出家,但有些比赛还通过了预赛。但他也坦言,因为听不见,在比赛时曾遇到沟通困难。

    26岁的美女胡光容是宜宾人,在成都生活8年了,目前在一家蛋糕店工作。她因为小时候发烧,从此便进入无声的世界。她曾经参加过选美比赛,获得过第二名的好成绩。

    “模特让我变得更有自信。”她在微信上告诉记者,她已经参加过4次走秀。和张杭一样,她的梦想也是当一名职业的模特。她有一个儿子,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儿子过上好日子。

    听不见怎么走秀?

    “手语指挥,他们进步非常快”

    听不了音乐节奏,怎么走秀?这似乎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门槛。5月20日,在模特队的一场走秀现场,记者看到,有一个人在T台前方用手语指挥,示意模特们停留转身。

    “实际上,以后他们并不需要指挥。”在模特队教练阿西娅看来,这些模特们除了听不到说不了,和健全人没有区别。

    阿西娅已经从事模特行业10年。这是她第一次给聋人教学。她觉得给他们上课很轻松。“他们非常聪明,学得非常快。”阿西娅说,这个模特队成员的自身素质不错,上课很用心地记每一个动作。就算听不了音乐,只要在训练的过程中控制好迈步的速度,就可以通过记忆速度,来达到配合音乐节奏的目的。阿西娅认为,经过系统训练,聋人模特达到专业水准完全没问题。

    “聋人当模特到底行不行,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模特队的组建者锁轶在微信上告诉记者,聋人有不服输的精神。她想为聋人打造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今年1月,她开始将想法付诸行动。在微信群中发布信息,号召有兴趣的人来参与。只要女子身高1.63米以上,男子身高1.75米以上,身材不要太胖,都可以参加。

    “大家很有兴趣,主要是他们对‘模特’很好奇。”锁轶告诉记者,很快,模特队便成立了。

    实际上,锁轶也是一名聋人,她的左耳、右耳分别只能听到90分贝级以上、70分贝以上的声音。这意味着,锁轶对于较洪亮的喊叫声、汽车喇叭声或鼓声才有反应。毕业后,锁轶进入成都青羊区残联工作。工作一年后,她被选举为青羊区聋协副主席,去年当选为青羊聋人协会主席。

    青羊区残联理事长蒋亚琪告诉记者,青羊区纳入残联“量服”平台的残疾人数量有1.9万多人。

    “在残疾人帮扶方面,青羊提高了补助标准,扩大了援助范围。”在蒋亚琪看来,除了政府常规的帮扶政策,如何让残疾人融入社会,这非常值得关注。青羊区的社区治理也在积极探索方法,努力推动残疾人走出家庭,走入社区,与社会多沟通接触。其中,组建模特队就是一种不错的方式。据悉,2018年,青羊区正在创建残疾人文化艺术体育人才信息库。

    2017年,青羊区举办了“一对一”精准招聘会20场,实现105名残疾人成功就业,为144名残疾人进行了筛查验配,免费发放助听器价值14万元,提供资金发展生产项目6.42万元,捐赠衣物价值10万元。目前青羊区已有15家注册助残社会组织。

...

成都聋人帅哥美女模特队:除了听,什么都可以做到

    成都有一支很特别的模特队。

    他们外形靓丽,穿着漂亮时装,在T台上明星范儿十足。与众不同的是,他们听不到音乐的节奏,是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聋人。

    看他们的表演,容易联想到多年前,红极一时的聋人舞蹈《千手观音》。

    这支模特队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31岁的姚艺在星级酒店当二级厨师,但在周末,她就摇身一变成为人像模特;17岁的胡杨在一家糕点烘焙店上班;1米83的张杭是自由职业者……

    他们散落在成都,安静地生活,却也无比地努力,想让无声的世界变得光彩夺目。

    成都青羊区残联理事长蒋亚琪认为,如何让残疾人走出家庭,融入社会,青羊区模特队是一种不错的探索方式。

    华丽的舞台上,几位帅哥、美女跟随着音乐的节奏,自信地往前走。

    这支聋人模特队有12名成员,年龄从17岁至32岁,其中8名女性和4名男性。

    胡杨是新都人,年仅17岁,是模特队里年龄最小的成员。她曾在成都特殊学校学习西点专业,目前在成都的一家糕点烘焙店上班。她和同学租了一间房子。早上7点上班,下午5点半下班。下班后,回到出租房里,炒菜吃饭,看漫画小说,过着简朴又安静的生活。

    胡杨是第一次上台表演走秀,有时甚至忘记了脸上要有笑容,因为紧张,偶尔还小皱眉头。“你觉得当模特难吗?”她看完记者写在本子上的问题后,指了指鞋。那是一双粉红色平底凉鞋,带着白色波点,看上去颇为学生气。她一边摇头一边写:“高跟鞋有点难”。

    和胡杨的青涩不同,31岁的姚艺虽然也是第一次表演走秀,但一颦一笑、一招一式都挺有范儿。

    姚艺是一级听力障碍。她在微信上打字告诉记者,她工作日在星级酒店当二级厨师,专门负责制作冷菜,但在周末,她就化身为“武侠片女侠”。“我兼职当人像模特已经差不多2年了,这也是我的梦想。”她接连给记者发来一串外拍武侠照。一张照片中,姚艺一身红衣,手拿利剑,腾空而起。另一张照片里,姚艺身穿蓝衣,倚树自饮,逍遥自在。

    模特队里的大多数成员都是零基础,23岁的成都小伙张杭是个例外。

    1米83的个头,浓眉大眼,头发很有型地往后梳,走秀时眼睛正视前方,脸上始终保持淡淡的微笑……张杭已经颇有专业模特气质。

    “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当模特了,想当一名专业的模特。”张杭在微信上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自己之前是一名篮球运动员,后来经朋友介绍参加模特活动。目前他已经走秀7次了。一开始走秀时,他对模特一窍不通,就在网上通过看别的模特走秀学习。他曾经参加过好几场模特比赛,积累了不少经验。虽然他是半路出家,但有些比赛还通过了预赛。但他也坦言,因为听不见,在比赛时曾遇到沟通困难。

    26岁的美女胡光容是宜宾人,在成都生活8年了,目前在一家蛋糕店工作。她因为小时候发烧,从此便进入无声的世界。她曾经参加过选美比赛,获得过第二名的好成绩。

    “模特让我变得更有自信。”她在微信上告诉记者,她已经参加过4次走秀。和张杭一样,她的梦想也是当一名职业的模特。她有一个儿子,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儿子过上好日子。

    听不见怎么走秀?

    “手语指挥,他们进步非常快”

    听不了音乐节奏,怎么走秀?这似乎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门槛。5月20日,在模特队的一场走秀现场,记者看到,有一个人在T台前方用手语指挥,示意模特们停留转身。

    “实际上,以后他们并不需要指挥。”在模特队教练阿西娅看来,这些模特们除了听不到说不了,和健全人没有区别。

    阿西娅已经从事模特行业10年。这是她第一次给聋人教学。她觉得给他们上课很轻松。“他们非常聪明,学得非常快。”阿西娅说,这个模特队成员的自身素质不错,上课很用心地记每一个动作。就算听不了音乐,只要在训练的过程中控制好迈步的速度,就可以通过记忆速度,来达到配合音乐节奏的目的。阿西娅认为,经过系统训练,聋人模特达到专业水准完全没问题。

    “聋人当模特到底行不行,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模特队的组建者锁轶在微信上告诉记者,聋人有不服输的精神。她想为聋人打造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今年1月,她开始将想法付诸行动。在微信群中发布信息,号召有兴趣的人来参与。只要女子身高1.63米以上,男子身高1.75米以上,身材不要太胖,都可以参加。

    “大家很有兴趣,主要是他们对‘模特’很好奇。”锁轶告诉记者,很快,模特队便成立了。

    实际上,锁轶也是一名聋人,她的左耳、右耳分别只能听到90分贝级以上、70分贝以上的声音。这意味着,锁轶对于较洪亮的喊叫声、汽车喇叭声或鼓声才有反应。毕业后,锁轶进入成都青羊区残联工作。工作一年后,她被选举为青羊区聋协副主席,去年当选为青羊聋人协会主席。

    青羊区残联理事长蒋亚琪告诉记者,青羊区纳入残联“量服”平台的残疾人数量有1.9万多人。

    “在残疾人帮扶方面,青羊提高了补助标准,扩大了援助范围。”在蒋亚琪看来,除了政府常规的帮扶政策,如何让残疾人融入社会,这非常值得关注。青羊区的社区治理也在积极探索方法,努力推动残疾人走出家庭,走入社区,与社会多沟通接触。其中,组建模特队就是一种不错的方式。据悉,2018年,青羊区正在创建残疾人文化艺术体育人才信息库。

    2017年,青羊区举办了“一对一”精准招聘会20场,实现105名残疾人成功就业,为144名残疾人进行了筛查验配,免费发放助听器价值14万元,提供资金发展生产项目6.42万元,捐赠衣物价值10万元。目前青羊区已有15家注册助残社会组织。

...

模仿短视频受伤事件时有发生

    近日,有一位陕西西安的8岁男孩因在抖音上看到了一个“胶带粘门”的整蛊视频,遂用此来恶搞自己6岁的弟弟,造成弟弟绊倒摔伤。6岁男童牙齿损伤,下巴缝了10针。

    对于此事,孩子的家长很气愤,孩子爸爸立刻删掉了抖音,称孩子受伤不是第一例,相信也不是最后一例。他认为,作为短视频平台,抖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在此前抖音短视频已经上线风险提示系统,但是并未能阻止人们的模仿行为。

    据记者了解,模仿短视频出现受伤事件的并不止抖音一家短视频平台,那是什么让如此多用户会迷恋模仿一些短视频呢?甚至不惜冒着危险去模仿呢?对此,《法制日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如今,观看抖音、火山、西瓜等短视频平台成了许多人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有些人不仅观看视频,甚至自己也会发一些视频供大家观看,以期获得粉丝或者奖励。

    其中传播效果好,观看人数多的短视频可以增加发布者的粉丝数,也可以让发布者获得更多的奖励,甚至上热门被平台推荐。这也就使得一些人不惜冒着危险去模仿一些热门的短视频。

    近日,陕西西安“胶带粘门”造成6岁男童绊倒摔伤的事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据记者检索发现,类似模仿短视频受伤或引起纠纷的事件今年以来就发生了多起。

    今年2月,长沙某高校大二学生、19岁女孩杨晓芬(化名)组织亲戚一起挑战高难度动作。第一次挑战成功后,小杨上传到抖音APP,赢得不少网友点赞。

    但在第二次挑战时,她不慎被“甩飞”摔伤。经医生检查,确诊为右踝关节骨折,后期考虑要进行手术治疗。

    有时悲剧可谓接踵而至。

    此事不久之后,武汉2岁女童菲菲的爸爸,在看抖音视频时发现了一个与宝宝互动的翻跟头视频,十分有趣,便拉上女儿菲菲尝试了一番。结果悲剧发生了――爸爸抓住菲菲练习网上翻转180度的时候,突然失手,孩子一下子头部着了地……

    尽管家人及时把孩子送到医院,但菲菲的脊髓已严重受损,上半身已经无法动弹了。

    本月5日,浙江建德一所学校里,女生小李模仿某短视频平台里的游戏:在宿舍和同学比谁的身材好时,胯部不幸被卡在栏杆间,动弹不得。最终,消防人员将床头栏杆锯开,小李才得以脱身,她表示以后再也不敢玩了。

    “小姐姐,小姐姐,给你个东西要不要?”一名男子向一位姑娘搭讪。

    当姑娘把手伸出来时,他握住姑娘的手,十指紧扣:“我,你要不要?”

    这是短视频平台上一个比较流行的搭讪段子。

    4月8日凌晨一点来钟,吴某胜、吴某木和朋友在仙居一家饭店里吃夜宵时,发现隔壁桌的几名年轻姑娘比较漂亮。两人一时兴起,就学着上述那个比较流行撩妹视频前去搭讪。随后,两人和姑娘同桌的王某因此发生纠纷。

    等到民警赶到,双方均有不同程度受伤。现在两个姓吴的小伙子还有和姑娘同桌的王某,3人均被依法予以行政拘留。

...

模仿短视频受伤事件时有发生

    近日,有一位陕西西安的8岁男孩因在抖音上看到了一个“胶带粘门”的整蛊视频,遂用此来恶搞自己6岁的弟弟,造成弟弟绊倒摔伤。6岁男童牙齿损伤,下巴缝了10针。

    对于此事,孩子的家长很气愤,孩子爸爸立刻删掉了抖音,称孩子受伤不是第一例,相信也不是最后一例。他认为,作为短视频平台,抖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在此前抖音短视频已经上线风险提示系统,但是并未能阻止人们的模仿行为。

    据记者了解,模仿短视频出现受伤事件的并不止抖音一家短视频平台,那是什么让如此多用户会迷恋模仿一些短视频呢?甚至不惜冒着危险去模仿呢?对此,《法制日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如今,观看抖音、火山、西瓜等短视频平台成了许多人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有些人不仅观看视频,甚至自己也会发一些视频供大家观看,以期获得粉丝或者奖励。

    其中传播效果好,观看人数多的短视频可以增加发布者的粉丝数,也可以让发布者获得更多的奖励,甚至上热门被平台推荐。这也就使得一些人不惜冒着危险去模仿一些热门的短视频。

    近日,陕西西安“胶带粘门”造成6岁男童绊倒摔伤的事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据记者检索发现,类似模仿短视频受伤或引起纠纷的事件今年以来就发生了多起。

    今年2月,长沙某高校大二学生、19岁女孩杨晓芬(化名)组织亲戚一起挑战高难度动作。第一次挑战成功后,小杨上传到抖音APP,赢得不少网友点赞。

    但在第二次挑战时,她不慎被“甩飞”摔伤。经医生检查,确诊为右踝关节骨折,后期考虑要进行手术治疗。

    有时悲剧可谓接踵而至。

    此事不久之后,武汉2岁女童菲菲的爸爸,在看抖音视频时发现了一个与宝宝互动的翻跟头视频,十分有趣,便拉上女儿菲菲尝试了一番。结果悲剧发生了――爸爸抓住菲菲练习网上翻转180度的时候,突然失手,孩子一下子头部着了地……

    尽管家人及时把孩子送到医院,但菲菲的脊髓已严重受损,上半身已经无法动弹了。

    本月5日,浙江建德一所学校里,女生小李模仿某短视频平台里的游戏:在宿舍和同学比谁的身材好时,胯部不幸被卡在栏杆间,动弹不得。最终,消防人员将床头栏杆锯开,小李才得以脱身,她表示以后再也不敢玩了。

    “小姐姐,小姐姐,给你个东西要不要?”一名男子向一位姑娘搭讪。

    当姑娘把手伸出来时,他握住姑娘的手,十指紧扣:“我,你要不要?”

    这是短视频平台上一个比较流行的搭讪段子。

    4月8日凌晨一点来钟,吴某胜、吴某木和朋友在仙居一家饭店里吃夜宵时,发现隔壁桌的几名年轻姑娘比较漂亮。两人一时兴起,就学着上述那个比较流行撩妹视频前去搭讪。随后,两人和姑娘同桌的王某因此发生纠纷。

    等到民警赶到,双方均有不同程度受伤。现在两个姓吴的小伙子还有和姑娘同桌的王某,3人均被依法予以行政拘留。

...

模仿短视频受伤事件时有发生

    近日,有一位陕西西安的8岁男孩因在抖音上看到了一个“胶带粘门”的整蛊视频,遂用此来恶搞自己6岁的弟弟,造成弟弟绊倒摔伤。6岁男童牙齿损伤,下巴缝了10针。

    对于此事,孩子的家长很气愤,孩子爸爸立刻删掉了抖音,称孩子受伤不是第一例,相信也不是最后一例。他认为,作为短视频平台,抖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在此前抖音短视频已经上线风险提示系统,但是并未能阻止人们的模仿行为。

    据记者了解,模仿短视频出现受伤事件的并不止抖音一家短视频平台,那是什么让如此多用户会迷恋模仿一些短视频呢?甚至不惜冒着危险去模仿呢?对此,《法制日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如今,观看抖音、火山、西瓜等短视频平台成了许多人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有些人不仅观看视频,甚至自己也会发一些视频供大家观看,以期获得粉丝或者奖励。

    其中传播效果好,观看人数多的短视频可以增加发布者的粉丝数,也可以让发布者获得更多的奖励,甚至上热门被平台推荐。这也就使得一些人不惜冒着危险去模仿一些热门的短视频。

    近日,陕西西安“胶带粘门”造成6岁男童绊倒摔伤的事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据记者检索发现,类似模仿短视频受伤或引起纠纷的事件今年以来就发生了多起。

    今年2月,长沙某高校大二学生、19岁女孩杨晓芬(化名)组织亲戚一起挑战高难度动作。第一次挑战成功后,小杨上传到抖音APP,赢得不少网友点赞。

    但在第二次挑战时,她不慎被“甩飞”摔伤。经医生检查,确诊为右踝关节骨折,后期考虑要进行手术治疗。

    有时悲剧可谓接踵而至。

    此事不久之后,武汉2岁女童菲菲的爸爸,在看抖音视频时发现了一个与宝宝互动的翻跟头视频,十分有趣,便拉上女儿菲菲尝试了一番。结果悲剧发生了――爸爸抓住菲菲练习网上翻转180度的时候,突然失手,孩子一下子头部着了地……

    尽管家人及时把孩子送到医院,但菲菲的脊髓已严重受损,上半身已经无法动弹了。

    本月5日,浙江建德一所学校里,女生小李模仿某短视频平台里的游戏:在宿舍和同学比谁的身材好时,胯部不幸被卡在栏杆间,动弹不得。最终,消防人员将床头栏杆锯开,小李才得以脱身,她表示以后再也不敢玩了。

    “小姐姐,小姐姐,给你个东西要不要?”一名男子向一位姑娘搭讪。

    当姑娘把手伸出来时,他握住姑娘的手,十指紧扣:“我,你要不要?”

    这是短视频平台上一个比较流行的搭讪段子。

    4月8日凌晨一点来钟,吴某胜、吴某木和朋友在仙居一家饭店里吃夜宵时,发现隔壁桌的几名年轻姑娘比较漂亮。两人一时兴起,就学着上述那个比较流行撩妹视频前去搭讪。随后,两人和姑娘同桌的王某因此发生纠纷。

    等到民警赶到,双方均有不同程度受伤。现在两个姓吴的小伙子还有和姑娘同桌的王某,3人均被依法予以行政拘留。

...

模仿短视频受伤事件时有发生

    近日,有一位陕西西安的8岁男孩因在抖音上看到了一个“胶带粘门”的整蛊视频,遂用此来恶搞自己6岁的弟弟,造成弟弟绊倒摔伤。6岁男童牙齿损伤,下巴缝了10针。

    对于此事,孩子的家长很气愤,孩子爸爸立刻删掉了抖音,称孩子受伤不是第一例,相信也不是最后一例。他认为,作为短视频平台,抖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在此前抖音短视频已经上线风险提示系统,但是并未能阻止人们的模仿行为。

    据记者了解,模仿短视频出现受伤事件的并不止抖音一家短视频平台,那是什么让如此多用户会迷恋模仿一些短视频呢?甚至不惜冒着危险去模仿呢?对此,《法制日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如今,观看抖音、火山、西瓜等短视频平台成了许多人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有些人不仅观看视频,甚至自己也会发一些视频供大家观看,以期获得粉丝或者奖励。

    其中传播效果好,观看人数多的短视频可以增加发布者的粉丝数,也可以让发布者获得更多的奖励,甚至上热门被平台推荐。这也就使得一些人不惜冒着危险去模仿一些热门的短视频。

    近日,陕西西安“胶带粘门”造成6岁男童绊倒摔伤的事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据记者检索发现,类似模仿短视频受伤或引起纠纷的事件今年以来就发生了多起。

    今年2月,长沙某高校大二学生、19岁女孩杨晓芬(化名)组织亲戚一起挑战高难度动作。第一次挑战成功后,小杨上传到抖音APP,赢得不少网友点赞。

    但在第二次挑战时,她不慎被“甩飞”摔伤。经医生检查,确诊为右踝关节骨折,后期考虑要进行手术治疗。

    有时悲剧可谓接踵而至。

    此事不久之后,武汉2岁女童菲菲的爸爸,在看抖音视频时发现了一个与宝宝互动的翻跟头视频,十分有趣,便拉上女儿菲菲尝试了一番。结果悲剧发生了――爸爸抓住菲菲练习网上翻转180度的时候,突然失手,孩子一下子头部着了地……

    尽管家人及时把孩子送到医院,但菲菲的脊髓已严重受损,上半身已经无法动弹了。

    本月5日,浙江建德一所学校里,女生小李模仿某短视频平台里的游戏:在宿舍和同学比谁的身材好时,胯部不幸被卡在栏杆间,动弹不得。最终,消防人员将床头栏杆锯开,小李才得以脱身,她表示以后再也不敢玩了。

    “小姐姐,小姐姐,给你个东西要不要?”一名男子向一位姑娘搭讪。

    当姑娘把手伸出来时,他握住姑娘的手,十指紧扣:“我,你要不要?”

    这是短视频平台上一个比较流行的搭讪段子。

    4月8日凌晨一点来钟,吴某胜、吴某木和朋友在仙居一家饭店里吃夜宵时,发现隔壁桌的几名年轻姑娘比较漂亮。两人一时兴起,就学着上述那个比较流行撩妹视频前去搭讪。随后,两人和姑娘同桌的王某因此发生纠纷。

    等到民警赶到,双方均有不同程度受伤。现在两个姓吴的小伙子还有和姑娘同桌的王某,3人均被依法予以行政拘留。

...
«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Auto Publisher Copyright 2008-2011 丰禾棋牌. Some Rights Reserved.